Life 精采生活 > Life 精采生活 > Audi Taiwan

Life 精采生活

  • 航海的禪意_1400x440.jpg
航海的禪意_1400x440.jpg

航海的禪意 THE ZEN OF SAILING

AUDI AG設計總監Marc Lichte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水手。他的帆船就是他的庇護所,是他可以補充內心能量,持續前瞻思考的地方。

航海的禪意_1.jpg

Marc Lichte 於1969 年 8 月 9 日出生於德國的Arnsberg。在1996 年還在攻讀學位的時候,他就開始在福斯汽車工作。身為車身外觀設計工作室的主管,他負責 VW Golf(5、6、7 代)、Passat、Touareg和 Arteon 的設計。 Lichte 在 2014 年 2 月 1 日升任 AUDI AG 的設計總監。

通常,一個人的個性最容易展現在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上。舉例來說,在Marc Lichte私人桅杆頂端的風向感測器:「你有看到其他船上的風向感測器就直接掛在桅杆上,或是朝向前方嗎?我要我的感測器沿著桅杆上揚的曲線安裝,先以符合空氣力學的角度彎曲,然後再向前延伸。這樣一來,它的角度能夠完全配合風向,而且可以做更精準的測量。這個裝置是我自己設計的,不僅獨一無二,而且臻致完美。」在他舉起左手指著風向感測器的位置時,Marc Lichte用他的右手比劃出感測器在適應風向時的完美流線弧度。「然後這裡是船首推進器,這也是這艘船獨特的設計。我經常一個人駕著船出遊,這個設計能夠幫助我輕鬆地靠岸和出海。造船廠答應我他們安裝時會做到只有1公釐的間隙。他們安裝的時候我人在現場監督整個過程。他們也真的做到了承諾。只有1 公釐,真的難以置信。當然,在帆船賽的時候,我會把電池移除來節省重量。」


Audi A8,而他對未來汽車行動性的願景也展現在全新的Audi AICON上。光著腳,穿著休閒的橄欖色斜紋棉布褲和深藍色毛衣的Lichte歡迎我們登上他的Xp 38 X-Yacht帆船。歐洲帆船雜誌Yacht是這樣形容這艘船的:「線條流暢,速度飛快—這款性能帆船能夠在帆船賽當中讓所有競爭對手感到膽戰心驚。」Lichte的帆船和任何其他Xp 38都不一樣。除了船身大部分的重要元件都以碳纖維打造之外,包括船身結構、龍骨、桅杆、整個船身下的附屬體、船舵和改裝的Doyle競賽式船帆也都採用碳纖維的材質。「這種材料的剛性非常強,幾乎不會變形。」Lichte讚美道:「每一股風都能夠轉換為速度。航行性能真的是無與倫比。」對這位充滿熱情的帆船玩家來說,性能是第一優先。他在6歲的時候就開始操駕Optimist 小艇 。 從 那 時 候 開始,他就展開了正統的帆船賽生涯,從Laser型帆船到巡航級帆船,再到四分之一噸帆船。他在Kiel Week帆船賽拿下了三場勝利,在德國帆船錦標賽當中則贏得了兩次亞軍。即使肩負著帶領440 人設計團隊的重責大任,Marc Lichte還是盡可能地抽出空檔時間出海。他是Bayer- ischer帆船俱樂部的成員,俱樂部的標誌想當然爾出現在他行駛於波羅的海沿岸的帆船上,不過他也同樣喜歡在俱樂部所在地的Starnberg湖玩比較小型的帆船,例如德國最佳平底船選手Johannes Polgar參賽用的型號,或是他對Audi設計語言的詮釋是在科技與設計上對創新的無止盡追求。

  • 航海的禪意_3.jpg
    設計理念

    對這位充滿熱情的帆船玩家來說,性能是第一優先。他在6歲的時候就開始操駕Optimist 小艇 。 從 那 時 候 開始,他就展開了正統的帆船賽生涯,從Laser型帆船到巡航級帆船,再到四分之一噸帆船。他在Kiel Week帆船賽拿下了三場勝利,在德國帆船錦標賽當中則贏得了兩次亞軍。即使肩負著帶領440 人設計團隊的重責大任,Marc Lichte還是盡可能地抽出空檔時間出海。他是Bayer- ischer帆船俱樂部的成員,俱樂部的標誌想當然爾出現在他行駛於波羅的海沿岸的帆船上,不過他也同樣喜歡在俱樂部所在地的Starnberg湖玩比較小型的帆船,例如德國最佳平底船選手Johannes Polgar參賽用的型號,或是Laser型帆船。「這是鍛鍊腹肌很好的方法。」他說道。 不過,Marc Lichte的本業還是設計師。這也是為什麼他的帆船與眾不同的原因,從座位的保護罩到船舵都是客製化的成果。「每個配件的顏色全部都一樣,讓整艘船看起來就是從同一個模具製作出來的一樣。」內裝的配色減少到了兩種,船體則呈現一種德國標準色卡(RAL)的顏色。和其他Xp 38帆船不同,他的船身是黑色而非白色。「不,那不是黑色。黑色看起來不對,感覺太粗糙了。你也不會把它叫做碳黑色。畢竟船體必須要能夠和上部結構搭配。這也是為什麼Lichte要去研究各種標準化且明確定義的德國標準色卡顏色,找到能跟碳纖維搭配的選擇。他把這些油漆塗在一平方公尺的塑膠板上,然後把這些板子拿到港邊,掛在船的前方,測試在不同時間和不同光線照明下的視覺效果,以評估這些色彩的效應。在完成這道手續之後,才決定最後的油漆色彩。「這種深灰色和碳纖維的顏色能夠完美搭配,讓這艘帆船看起來真正有型,你不覺得嗎?」Lichte對這艘船的期望很單純:「它的性能必須要完美無瑕,外觀也是一樣。Xp 38符合我的需求。它的操控感覺完全符合我的夢想,也擁有歷久彌新的線條,這點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汽車的設計也是如此。線條是帆船上最重要的事情,還有長度和比例,就像Audi 的車款一樣。」Marc Lichte是一個偏執又瘋狂的天才,他不會接受任何沒有達到絕對完美的設計。在性能和美學方面,他對Audi設計語言的詮釋是在科技與設計上對創新的無止盡追求。

航海的禪意_5.jpg

航海和汽車設計是他在生活當中的兩大熱情。從學生時代開始,這位出身德國薩爾州的孩子就把所有空閒的時間花在Möhne湖上的一艘小船上。畫圖則是他度過無聊上課時光的方法。「我在書本左側的頁面上畫汽車,右側 的 頁 面 則 畫帆船。」他對擁有一艘帆船的渴望意外地讓他得到了成為汽車設計師的第一份工作。當他才剛剛開始在Pforzheim大學攻讀運輸設計學位,得知了一項設計比賽的訊息。這項比賽的獎金高達25,000馬克。「我必須要先通過校內甄選,才能夠代表學校參賽,然後再跟加州、瑞士和倫敦的設計學校競逐。但是一次贏得這麼一大筆獎金的機會對我來說真的是千載難逢。所以Lichte花了一整年的時間琢磨他的設計概念與模型。「我真的很想贏得那筆獎金,只因為我可以 替 自 己 買 一 艘船。」這種專心致志的意志力最終證明 是 成 功 的 關鍵。Lichte贏得了那項設計比賽,並且用獎金為自己買了第一艘7公尺長的帆船。不過有一件事情是當時參加比賽的他沒有想到的:那場設計比賽的評審都是來自各大汽車品牌的設計師。因為吸引了他們的注意,Lichte沒多久之後就拿到了第一份正式的工作。他今天笑著說:「我真的沒想過這項比賽對我未來的職業生涯會有這麼大的影響。」他還笑著提到當年他還把替車廠畫的偽裝原型車草圖賣給汽車雜誌來貼補學費。「當年我每張圖可以拿到3,500到4,000馬克。」每張圖大概要花我一天半的時間來畫。」在他的船上,看著他下筆熟練,只用些許幾筆就讓車子的線條躍然紙上,你可以想見他完成一張圖的時間可能還要快上許多。

不過閒聊的部分到此為止,該是起錨的時候了。Marc Lichte消失在船艙當中,沒多久就穿了一身防風雨的航海裝備走了出來。風向感測器顯示風速為每小時22∼27海哩,相當於輕快的6級風。西風吹動了波羅的海藍天上方的積雲。這是出海的完美天氣。Kiel Bay的小港口策略位置十分理想。當風小的時候,船可以駛出開放海域,不過像今天風稍微大一些,提供屏障的Kiel Fjord峽 灣 就成了完美的帆船遊樂場。Lichte調整了船帆,啟動了推進器,拉起了船舷的護墊。每一個動作都精準無比。

他熟練地操作帆船駛 出港口的狹窄彎道,然後迎風揚帆。對於今天輕鬆的航行規劃來說,可能只需要打開大三角帆就已足夠,不過Lichte還是揚起了主帆,使得船帆的迎風面積達到了100平方公尺。對於這種風來說,這樣的陣仗實在有點大材小用了,不過既然船上有客人,為什麼不給他們最完整的航海體驗呢?這位船長改變了航道,直到Xp38 的船身興奮地傾斜為止。船身的背風側被海水噴滿了泡沫,而船帆則在風中大聲歡唱。我們真的揚帆出發了。不過真正令人驚訝的是Lichte在他的船上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不過,Marc Lichte的本業還是設計師。這也是為什麼他的帆船與眾不同的原因,從座位的保護罩到船舵都是客製化的成果。「每個配件的顏色全部都一樣,讓整艘船看起來就是從同一個航海和汽車設計是他在生活當中的兩大熱情。從學生時代開始,這位出身德國薩爾州的孩子在蒲福(Beaufort)風級當中,
6 級風被定義為「強風」(Stronbreeze),能夠讓原型車草圖賣給汽車雜誌來貼補學費。「當年我每張圖可以拿到3,500到4,000馬克。」每張圖大概要花我一天半的時間來畫。」在他的船上,看著他下筆熟練,只用些許幾筆就讓車子沛彷彿停不下來的他,一到了海上就成了一個極為專注的人。他不斷在尋找船帆的最佳角度,同時也注意海上的風相,讓他可以用最少的動作維持理想的航向。他只對船上其他的船員給予簡潔了當的指令:「把船帆轉去另一弦的方向,請把那個板子抬高來改善配重。」他一個字都不浪費。

看著Marc Lichte在船上掌舵,你會聯想到一輛白天在都會車陣當中穿梭,晚上終於可以休息一下重新充電的電動車。在海上,他看起來很享受這種終極的自由,能活在當下,可以隨心所欲將船駛往地球上的任何一個角落。而打造這艘船的目的就是可以讓他實現這種不羈的自由。稍晚,當我們再次停泊港口,享受暢飲啤酒的返航傳統儀式時,Marc Lichte說道:「我是那種永遠都停不下來的人。任何事物都能夠帶給我靈感啟發:不論是我看到的還是吃到的東西,我碰到的人,或是我旅行的地點。對我的創意而言更重要的是釋放我的心靈。我可以在船上做到這一點。船上很安靜,只聽得到風的聲音,跟我的日常生活剛好相反。」他的船名寫在船尾,叫做Heima,冰島語「家」的意思。

航海的禪意_6.jpg

Lichte先生,新Audi A8是你擔任Audi設計總監以來的第一輛量產車款。
Marc Lichte:是的,這表示Audi A8為Audi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設計年代,展現了完全不同的設計哲學。

這個新的設計哲學是什麼?
這個哲學有兩個重點。首先,Audi代表的是Vorsprung durch Technik(進化科技、定義未來)。第二點是由三個核心價值所組成的:分別是進取創新、動感的和精緻淬鍊。Audi的車款當然需要具備動感和精緻的特性,但是真正重要的部分是進取創新這個特性,因為這個特性能夠讓我們與其他競爭品牌有所區隔。
航海的禪意_7.jpg

Audi在過去25年來的發展正是高級車級距演進的最佳寫照。
Audi一直走著自己進取創新的道路。quattro智慧型恆時四輪傳動系統就是最好的例子。競爭對手主要聚焦於後輪驅動系統。但是Audi 則追求quattro這個更具智慧的概念,或者是針對材質的選擇:我們的競爭對手主要用鋼板來製造車輛,但鋁合金的重量輕了許多,也更為合理,所以Audi會使用鋁合金打造車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