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精采生活 > Life 精采生活 > Audi Taiwan

Life 精采生活

  • space2_1400x440.jpg
space2_1400x440.jpg

如何將最小空間發揮到最大 HOW TO TAKE MINIMAL SPACE TO THE MAX?

我做的不是切割,是劃分,就像是在沒有畫線的筆記紙上。
有時候字跡會全部擠在一起,亂成一團,有時候則會融入空間裡頭,
如果沒有界線,空間也會變得模糊。

  • space1.jpg
    建築的未來 根植於過往。

    要進入這位明星建築師的工作室,得搭乘老式電梯,一拉開金屬電梯門,印刷油墨氣味瀰漫在空氣中,攀上眼前這座陡峭、只比雙肩稍寬的樓梯,才能抵達工作室;壁磚不規則地鑲嵌在花紋水泥壁面上,看不出是刻意設計,或是有其他特殊的原因。工作人員沉靜地圍坐在小桌旁,聚精會神盯著螢幕,個人一方小天地是用泡棉磚、紙盒或模型劃分出來的。從藤本壯介的建築實踐,恰好能反映出東京的創意樣貌。 個子很高的藤本壯介出來迎接我們,彷彿能看出我們的念頭,他提到「個人空間」是源自 於美國的概念,他指出,「日本傳統建築裡沒有隔間,只透過紙拉門,每個人都能聽到、看到、感受到他人存在,日本文化裡沒有自我抽離或隔絕的概念,二次大戰之後,才出現個人空間的概念。」 在我們的座位旁邊,木製模型幾乎快碰到天花板,實際建築座落於東京杉並區,我們也打算由此開始,駕駛Audi Q2造訪東京各個前瞻建築,藤本先生大部分的作品是以英文字母為名,例如這棟就使用客戶姓名的縮寫,稱為House NA。 46歲的藤本表示,「基地位址充滿日本特質,由各種都會建築圍繞的一小塊面積,屋主是對年輕夫妻,他們的前一個住家空間劃分的非常清楚,如廚房、玄關、起居室、和室等,但他們希望擺脫這些界線, 因此我設計出多個角落和隔間,空間上彼此相連。」多個玻璃盒堆疊在House NA模型內,住戶可依心情自選角落,從事自己喜愛的活動,如閱讀、用餐、睡覺、工作、聽音樂等,這些角落與隔間的功能不斷變化,創造不斷流動的透明生活,也有如東京的寫照。這座大都會因為沒有明確的市中心,更顯得活力十足,有3,800萬居民居住在此,由摩天高樓組成數個集散地,如新宿、澀谷、品川、池袋、上野等,以密集交通網串連密集的木造房屋群。二至三層樓高的住宅壽命大多只有三、四十年,之後就拆除由下一代接手,繼承人由

於常無力負擔高額遺產稅,會選擇變賣部分土地,導致日本各地城市的房地產出現愈來愈怪異的基地形狀,有時樓高12層,立面卻只有4公尺寬,後方更逐漸變窄。日本建築師對此類挑戰習以為常,更不斷以創意彌補有限的空間,或許這是造成過去數十年來,日本當代建築持續受到國際關注的原因。

前往表參道的路上,我們停在澀谷高樓大廈之間的路口,這裡的紅綠燈設計與西方不同,行人通行號誌在四面同時亮起,每天讓上百萬人次在此穿越,許多人戴著名牌耳機、盯著手機,快速地擦身而過,上方巨型的LED螢幕向喧鬧街頭大聲地播放廣告。十分鐘後,我們就遠離了這片混亂,來到寧靜又充滿綠意的街道、住宅低矮的區域。

不知不覺,原本僅供Audi Q2勉強容身的小巷,已開往充滿活力的大道,在日本人心目中,表參道就像東京的香榭麗舍大道,集結各大國際時尚品牌旗艦店,其中不少是日本當代頂尖建築師作品,青木淳(Jun Aoki)打造Louis Vuitton,Celine的店面出自隈研吾(KengoKuma)之手,SANAA事務所為Dior設計,名牌鞋店Tod's則邀請伊東豊雄(Toyo Ito)打造形象店。

最資深的伊東強調自由、管理與解放,他提到,「我當然重視建築物的安全,但建築法規扼殺創意,我的核心原則是打破標準與期望,希望人們從我的建築裡能擺脫束縛,真正享受並獲得啟發。」伊東也認為,今日社會難以突破既定管控機制,「大型營建案也企圖『監控與管理』人民」,這位76歲的建築師在多年前即表明,「任何事物都不能阻礙資訊流動,容納數百萬人的大型城市建築,要像熔岩燈裡的氣泡般靈活彈性。」伊東也曾提到,藤本的建築讓人有如攀爬在樹梢上;以樹屋聞名的藤森照信曾認定藤本為接班人,而藤本也對森林有濃厚的興趣,「樹木需要各自的舒適圈,但又不想被隔絕,彼此之間的枝葉與灌木有助於平衡,我的建築也發揮了這樣的功能,並非一昧地切割劃分,而是模
糊彼此的界線。」

藤本打造的四層樓商業中心Omotesando Branches,有如枝葉交錯的建築架構,就位在伊東設計的Tod's店面附近巷弄裡,植物攀爬在外牆上,從傾斜的直立金屬架構中冒出,粗大的支柱象徵樹幹,建築物的輪廓不再那麼有稜有角,藤本創造出溫暖、舒適又親密的感受,讓每位造訪的訪客印象深刻。

藤本出生於北海道,從小生活在大自然與高山中,「20年前我搬到東京,環境極為不同,這裡充滿了混亂、人造與有機,我也一直在城鄉中找尋靈感,混凝土、金屬、玻璃、木材,這些建材在城市建築裡都能看見,在城市如同走入森林。」雖然藤本無法說明東京建築為何如此,但他從各個層面上仍然可以看見秩序,繼承法與準時的電車、防震設計,以及絕不在人行道隨意丟棄垃圾嚴謹的心態,就連一根牙籤也不輕忽,藤本將這些矛盾稱為「有秩序的混亂」。

我們開車到了五棟小房子組成的建築,彷彿是孩子遊戲時隨意堆疊在一起的,每個單位都有
戶外金屬樓梯直通出入口,藤本命名這件作品時未使用縮寫,而是直接稱為「東京公寓」。

space2.jpg

  • space 6.jpg
    有朝一日,也許汽車會成為人體的一部分 城市屆時會是 什麼模樣?

    這樣的視覺表現手法,清楚地呈現東京人口密度,東京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高達13,300人,對比德國慕尼黑密度為4,300人,儘管如此,日本民眾仍將這座首都視為村落,在社區裡遊走,身邊彷彿都是最緊密的親人,不論是經過博弈中心、摩天大樓、透天厝、網咖、極簡公寓、僅有八人座的酒吧、百貨公司、拉麵店、高架橋下、河道旁、名品店,你會感覺到和周遭的人想法相似。 在各式各樣的建築間,常會看到寺廟或神社,它們靜靜存在著,東京在21世紀具有獨特地位,即使外在不斷變化,內在傳統價值仍然保有。面對未來,渴望從未出現的事物,卻又緊握著過去留下的痕跡,這是否會成為影響日本未來建築的力量? 比起西方建築師,日本建築師更想要瞭解,有些空間為何明明較狹小,卻感覺更加寬敞,東京一般住家建地平均只有40平方公尺,新銳建築師谷尻誠(Makoto Tanijiri)在東京與廣島都設有事務所,他表示,「要創造開闊感,我覺得不只是牆面之間的距離,而是要喚醒對未知的感受,若身邊出現這樣的元素,自然會覺得房屋比較大。」數百年來,日本人都善用「緣側」的技巧,創造連結內外、通往自然的多功能中 介空間,谷尻誠指出,「若在住家中加入花園,就能創造出『緣側』,運用外來物體造成空間錯覺。」因此他在室內閣樓空間裡,加入岩壁與植栽。一如藤本在「東京公寓」裡的構想,谷尻誠同樣選用建案裡愈來愈常出現的巢狀設計,包括屋頂高低不一、不同元素拼貼、不規則開窗,形成有秩序的混亂,這讓屋主感覺空間變更大;在極端情況下,成品會貌似荷蘭藝術家艾雪(M. C. Escher)的創作,一切看似只有起點、沒有終點。

我們開車經過新宿的一棟建築,寬度不超過三公尺,是由Atelier Bow-Wow 建築團隊打造的「分離町屋」,建築師塚本由晴(Yoshiharu Tsukamoto)與貝島桃代(Momoyo Kaijima)為一對夫妻設計,為降低離婚的風險,他們運用了太空站內設計狹
窄空間的技巧。一樓是混凝土材質立方體,兼具出入口、衣帽間、鋼琴房使用,上面支撐著兩層木造結構,家具採扁平設計,以免房間會顯得太過狹窄,側邊樓梯採用銅板,將小花園裡的柔和光線折射入屋;洗手間設計在樓梯下方,並將門巧妙地隱藏在櫥櫃之間,透過材質傳達輕鬆氣氛。

藤本表示,「我的大學學業從歐洲大師開始,柯比意、密斯凡德羅帶領我的建築實踐,一步步演變邁向今日,而打造東京都廳的丹下健三(Kenzo Tange),更以傳統設計定義日本現代建築。」建築師妹島和世的夥伴西澤立衛也是藤本的榜樣,妹島與西澤一同經營SANAA事務所,西澤表示,「風呂敷是我心中日本功能性及美學的頂點,也能象徵我的建築風格。」風呂敷看似是手帕,但意思是「洗澡布」,1,200年前的奈良時代民眾泡澡時,會用風呂敷包裹衣物,這片布料沒有把手、鈕扣、口袋或拉鏈,在今天卻能裝載任何物品,也可以做為禮物或便當包裝,西澤說明,「這是件極具智慧、極簡的多功能物品,只有最後才打結,與我的建築概念相當類似,牆面與屋頂固然重要,但關鍵還是在於連結,例如起居空間與自然外在世界相連。」為了瞭解他描述的涵義,我們開車到了銀座外的八丁堀,西澤在高樓之間打造了「Garden and House」,這棟五層樓高的水泥建築物圍繞著圓形樓梯而建,整棟樓房只有4公尺寬、8公尺長,座落在辦公大樓間,大型植栽貫穿露台,牆面使用玻璃材質,供兩位女性作家居住。


日本人不喜歡突如其來的意外,不尋求捷徑,期望事物都依據計畫順利運作,也不要超越美學界線,摩天大樓都依時程完工,銀行可依要求熨整紙鈔,若歐洲豪華旅館人員需要8小時打掃14間房,日本飯店人員會需要增加一倍的時間,並非因為手腳較慢,而是因為追求完美。正如藤本所言,這是混亂巨型都市中能夠維持和諧的層面,但這些層面能否轉移至其他文化,日本的空間概念無論是否充滿未來性,在這個島國以外能否行得通呢?

藤本表示,「為了在Mille Arbres的建案,我每隔幾星期就會去巴黎 一次,注意到其中與東京有許多相似之處,寬闊大道旁是迷宮般的小
巷,日式料理在巴黎同樣美味,法式料理比在日本吃到的味道更好!

他笑著拿起手邊的義式咖啡杯說,「咖啡正是比例與和諧的起點。」語畢放下杯子,「桌子必須相襯,房間也是,街道與對面房屋的牆面也是,形成龐大的住宅區,不斷延伸下去,或許會一直到位在月球的機場。不論未來我們提出什麼概念,若比例不對,結構勢必會失敗;即使我們封閉自我、縮回殼內,以建築加強隔絕,依然會失敗。」這時藤本想到他曾在北海道為身障兒童興建醫院,「我明白他們遇到問題時,需要有個避風港,但他們仍得以在此處眺望外在世界,除了那些不願意承認的大人,每個人的需求都相同。」

space 5.jpg

space7.jpg

奧運
東京將於2020年主辦夏季奧運,吸引更多年輕人從日本各地湧入東京,政府報告指出,在全國47個都道府縣中,40處都出現人口外流現象。
space8.jpg

Audi都市未來計畫
自2010年起,Audi都市未來計畫提供了一個平台,來促進未來都會行動力的跨國與跨領域對話,Audi人員與都市規劃、行動力、資料工程、設計等各領域的專家,一同提出專業解決方案,協助人們以快速與便利途徑抵達目的地,並充分地善用都市空間,這項計畫希望發展新概念、策劃網絡行動解決方案,並改善都市生活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