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s

我們將使用您的cookie資訊來優化網站並改善使用者體驗。 當您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願意接受本網站的隱私政策並有權使用您的cookies資訊。

Audi Sport > Audi Sport 賽事集錦 > Audi Taiwan

Audi Sport

  • 1920x600-A197469_large.png
1920x600-A197469_large.png

THE LORD OF THE RING :

FRANK STIPPLER

  • 750x410-A170484_large.png
    環道之王

    Frank Stippler 在 Nürburgring 賽道上比任何其他 Audi Sport 車手擁有更多的經驗。從 2004 年到 2019 年,這位德國車手在這個傳奇性的德國賽道上累積了高達 37.5 萬公里的里程。

    他曾兩次駕駛著 Audi R8 LMS 賽車贏得 Nürburgring 24 小時耐力賽冠軍。作為測試車手,Stippler 從一開始就在這個有「綠色地獄」之稱的賽道上協助研發 Audi Sport customer racing 的這款高性能跑車,此外她也協助開發了 Audi S 和 RS 車系中的眾多車款。


A1916170_large.jpg
Frank Stippler 早在 4 歲時就在 Nürburgring 賽道上完成了他的第一圈,那年是 1979 年。當時,這個位於艾菲爾山,並被車手和車迷暱稱為「環道」( the “ Ring ” ),的賽道只有 Nordschleife(北環)這一部分,總長度為 22.8 公里。1983 年,在新的 Grand Prix 賽道完成之後,賽道總長度縮短到 20.8 公里。 Frank Stippler 在這個賽道上以驕傲的副駕駛身份首度登場。「 我父親在我出生的那年,也就是 1975 年買了一輛 Alfa Romeo Bertone。」 Frank Stippler 說道。「 作為一位開發工程師,我父親持續提升了引擎和其他方面的效能。所以在一個相對較早的年紀,我就參與了他在 Nürburgring 賽道進行的測試。」

在 1993 年他 18 歲生日後, 被暱稱為 Stippi 的他第一次以駕駛的身份行駛在 Nürburgring 的 Nordschleife 北環賽道上。他當時開的是拿到駕照後從母親手上拿到的一輛 Fiat Panda。「 這輛車的引擎排氣量只有 850 cc, 馬力只有讓人難以置信的 34 匹馬力(25 kW), 最高時速為120 公里。」這位德國車手記得非常清楚。儘管這位來自科隆附近 BadMünstereifel 的年輕汽車技師開的是一輛性能極其有限的車,但他仍在最短的時間內掌握了 Nordschleife 的 73 個彎道,就好像他可以閉著眼睛完成一樣。

Stippler 的學習方法:「 那時,我每次去環道大概只有錢買 7 到 10 圈的入場門票。但是每天晚上在入睡之前,我會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繼續繞著 Nordschleifen 賽道,我會一直這樣做,直到我腦海中的圈速和我白天在賽道時跑出的圈速完全一樣才停止。我在腦海裡做了重新調校,並且記下了幾百次的彎道、煞車點、換檔和加速時機。」

在 15 歲的那年,Frank Stippler 親自開始修復一輛經典的 Alfa Romeo, 並為古董車賽事做準備。18 歲那年, 在他首次在 Nürburgring 賽道下場練習後沒多久,他就正式投入了古董車賽事。此後不久,他也開始駕駛當代的房車和跑車。在接受了汽車技師的培訓後,這位賽車天才還拿到了一個機械工程學士學位。2003 年,Stippi 在職業和運動上取得了格外耀眼的成就:他取得了工程學位文憑,獲得了 Porsche Carrera 盃德國賽的冠軍,並在國際 Porsche Supercup 拿到了他的第二個冠軍頭銜。
  • 憑藉著工程師的文憑和兩個冠軍頭銜,Stippler 在 2004 年被任命為 Audi 原廠工廠車手之一:「 除了最初的比賽任務之外,我還參加了 Abt-Audi TT-R 的進一步開發,把 DTM 原本專為直線加速比賽而設計的賽車改裝成為耐力賽車,尤其是在 Nürburgring 賽道上。「 引擎、變速箱和驅動軸都必須適當地強化以承擔增加的負荷。在 2004 年首次參加奧迪的 24 小時 Nürburgring 耐力賽的體驗中,他駕駛優化的 Abt-Audi TT-R 在比賽中獲得第四名。

    這位菜鳥工程師暨經驗豐富的 Nürburgring 賽道專家立即贏得了新雇主的青睞:Frank Stippler 不僅能夠把車開得飛快,而且還可以感知並描述這輛座駕的每一個反應。Audi 工程師和客戶團隊很快就知道:「 如果 Stippler 注意到車子有任何狀況,我們就應該仔細研究一下。」接著,這位身高 191 公分的新手也逐漸開始參與 Audi S 和 RS 車系旗下部分車款的研發,並在上市之前把它們帶到 Nürburgring 賽道上做最後的調校。因為這條賽道的設計極具挑戰性,例如在 Fuchsröhre 賽段的壓迫、Carousel 賽段的衝擊,或 Pflanzgarten 賽段的彈跳,都使得 Nürburgring 的 Nordschleife 北賽道成為任何汽車的終極可靠性測試地點。

    這就是 Stippler 在賽車手和開發車手雙重角色中不斷成長的方式。在 Audi DTM 工作了兩年之後,他開始專注於 GT 賽車上,並在四環品牌之下找到了另一個夢想中的工作:「 從 2008 年起,我參與了新 Audi R8 LMS customer racing 專案的開發工作。」這款出色的 GT 賽車在後車軸前方搭載了一具 5.2 升自然進氣 V10 引擎, 而 Frank Stippler 在 Nürburgring 賽道上的測試也在這具引擎的研發過程當中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

    Stippler 說:「 要確保所有零組件在賽車上都能完美運轉,這是一條非常非常漫長的路,而全套配備包括底盤、引擎、變速箱和輪胎在內都必需要在差距甚微的高度競爭之下表現得完美無瑕,並且能讓車子開得飛快。」Audi 這次獲得了格外亮眼的成功:Audi R8 LMS 自 2009 年上市以來,在全球贏得了無數比賽和冠軍頭銜,單單在 Nürburgring 24 小時耐力賽中就獲得了五場勝利。Audi Sport customer racing 採用的車款現提供三種不同的版本,分別是 GT2、GT3 和 GT4,因此是一款用途極為廣泛的 customer racing 車型。

    Frank Stippler 在 Nürburgring 已經為 Audi 進行了總計 37.5 萬公里的測試和比賽,其中,量產車款的里程數為 30 萬公里,賽車則為 75,000 公里。儘管如此,他仍然享受著在「 綠色地獄 」馳騁的每一圈:「 Nordschleife 北賽道的有趣之處在於,它基本上只包含著幾個關鍵點。這條賽道全長約 21 公里,一路行駛非常流暢,一氣呵成,這點非常特別,也是它對我而言如此特別的原因。」他最喜歡的部分是圍繞中世紀 Nürburg 城堡遺址的那些車速最快的賽段。這位環道之王表示:「 如果你車子的氣流下壓力夠的話, 像 Flugplatz 和 Schwedenkreuz 這樣的彎道可以用全速過彎也沒有問題。」

  • compress_A156151_large.jpg

    在 Nürburgring 賽道上,不論是駕駛量產車款還是賽車,Frank Stippler 都必須找到勇氣與謹慎之間的恰當平衡。因為:「 即使在測試 Audi 的一般道路用車時,我們也會全速前進。」根據 Stippler 的說法,這是唯一可以確定並排除量產車款前期開發工作中最後少數缺失的方法。每種新的 RS 車款都必須要在 Nürburgring 的北賽道上進行至少 8,000 公里的耐久測試。才能夠對應到汽車的整個使用壽命。「至關重要的是,我必須要把車子逼到極限,但也要非常敏感。能夠感覺到我尚未覺得調校正確的所有缺點,並能夠以技術部門的同事也可以理解的方式將其記錄在紙上。」這位開發工程師暨職業賽車手表示。

    在每款量產前的新車上,Frank Stippler 的環道測試都會用到許多高度敏感的測量裝置。但是,測試車手的駕駛經驗仍然是非常決定性的因素。「 從收集到的所有資訊當中,Audi 的工作團隊最終都在尋求在操控性、底盤強度、差速器,變速箱和換檔設定以及所有其他車輛層面的最佳折衷方案。這樣一來,即使在最苛刻的條件下,我們的客戶也始終可以享有具有最高安全性和可靠性的車款,並且使每次旅行都成為令人愉悅的體驗。」Stippler 解釋道。

compress_A164625_large.jpg
對於 Frank Stippler 來說,他作為賽車手最重要的 Nürburgring 計畫仍然是 Audi R8 LMS,尤其是 GT3 版本。從一開始,他就在這款第二代的高性能跑車研發過程中扮演著關鍵角色。他駕駛著這輛車在 2012 年和 2019 年的 24 小時耐力賽中贏得了迄今為止最重要的「 環道 」勝利。「 我對 2012 年的勝利記憶猶新,因為這是 Audi 在 Nürburgring 24 小時耐力賽中的第一場勝利。我們為此奮鬥了很長時間,在過去幾年裡曾多次接近贏得冠軍,但總在最後關頭與其失之交臂。」Stippler 強調說。

在一般量產車款方面,他也對那些成功完成「 環道 」計畫的車款感到印象深刻。「 首先是採用混合動力科技的新型 Audi RS Q8,在 2019 年秋天,它打破了現有 Nürburgring 北賽道的休旅車圈速紀錄,把紀錄足足推進了 12 秒另一方面,在當前的第四代 RS4 上,我們開發了整體上最和諧、且同質性最高的車輛之一。就我個人而言,Audi A4 RS Avant 是世界上最好的量產車款。」Stippler 總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