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 為何相信改變? > Creative & Design 創意與設計 > Audi Taiwan

Audi 為何相信改變?

  • LW_AUDI_05_12_18_1920x600.jpg
LW_AUDI_05_12_18_1920x600.jpg

WHY DOES AUDI BELIEVE IN CHANGE? AUDI為何相信改變?

「米蘭有我們需要的一切。飽受肯定的架構、專業主義,可靠性,但也能夠提供空間和創意的論述。這樣的組合讓這個城市為新創企業提供了成長所需的肥沃土壤。」

傳統上扮演金融中心角色的米蘭正在轉型成一個時尚、設計和藝術的發展重鎮。Venturini雙胞胎姐妹是一對具有遠見卓識的創意企業家,她們帶領我們認識了這個為她們的創意提供了完美發展環境的城市。

LW_AUDI_06_12_18_1080x1280.jpg
  • 在米蘭的一個下午,兩位今日最夯的年輕設計師和她們的狗在細雨當中等候。短髮、素顏、精心吹整的髮型搭配著帽T和細跟高跟鞋,這兩位30出頭的雙胞胎設計師完全代表了米蘭這個轉型為時尚之都的城市。Giulia和Camilla Venturini要帶我們認識她們眼中的米蘭—一個充滿未來性的都市。在歡迎我們並為天候不佳表示抱歉之後,她們把一個地址給了我們的司機,接著我們就慢慢地在擁擠的車流當中通過了Duca d´Aosta廣場。

    身為專業模特兒和媒體專業人士,Venturini姐妹早在時尚界被公認為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她們在去年把她們的生活重心從巴黎和紐約遷移到了米蘭,並在此創立了她們自己的事業,旗下的Medea手提包品牌已經在倫敦和洛杉磯等地的概念店內販售,時尚雜誌也已經把她們首批推出的Prima包款評選為最新的必買款式(It bag)。

    從車窗看出去的米蘭到處都是壯麗堂皇的高級公寓社區,從半開的入口大門偶爾可以瞥見裡頭鬱鬱青蔥的庭園。這些建築可說是低調奢華的極致展現。一切景致都在眼前如浮光掠影般閃過,我們的視線沒能在任何地方停留太久。米蘭的交通雖然充滿活力,但也顯得彬彬有禮,即使是在繁忙的尖峰時刻也不例外。在此同時,Giulia也解釋著她在米蘭的社交圈運作方式。「我有些朋友從義大利的其他地方搬來米蘭,他們年紀較輕,渴望住在一個能夠掌握整個歐洲脈動的大城市裡。另外有些朋友則是兼職的外派專業人士。」

    許多國際企業近來都在米蘭成立了分公司或辦事處。這對姐妹的許多朋友和事業夥伴不見得住在米蘭,但可能一個月會出差來到這裡高達三次之多。在過去的幾個月當中,有一些已經非常成功的新興時尚品牌都選擇在米蘭開設營運據點。在東京、倫敦或洛杉磯決定時尚潮流的關鍵人物都花了很多時間待在米蘭。「最近我一直在街上碰到我在紐約認識的朋友。」Camilla說道。她提到她在這裡有一個為紐約超級時尚街頭潮牌Supreme工作的好友,但是兩人還是能夠定期碰面喝杯小酒聊天。米蘭在時尚界的定位就彷彿是矽谷在數位產業當中所扮演的角色一樣:大型旗艦店的開幕活動、上市派對和廣宣活動或許還沒有像其他大都會城市那麼地密集,但是只要你想在時尚界混出名堂,並且認識業界重量級人士,那麼你就一定要來到米蘭。如果不是住在這裡,至少也要經常造訪。那麼要建立業界人脈最理想的地點是哪裡呢?「要去Bar Basso。」這對雙胞胎姊妹幾乎異口同聲地回答。「它在特定的圈子裡具有全球性的知名度。不論是來自全球哪一個主要城市,時尚、設計和藝術界的人士總是會按圖索驥地來到這裡。」

    我們原本預期這間酒吧有著植物裝飾的混凝土牆面、純粹主義的雞尾酒杯和酷炫的燈光設計,但這些預想卻錯得離譜。在米蘭,似乎連最熱門的潮店都能展現出這個城市的歷史傳統。來自哥本哈根或加州威尼斯海灘的那些最重視風格的商務差旅人士在這裡也能夠對這裡所展現出的義大利經典風格讚嘆不已。Bar Basso的歷史可以回溯到1940年代,這裡的招牌飲料是Negroni。有些人甚至說這款酒是在這裡發明的。這款經典的開胃酒有著招牌的苦味,閃耀著溫暖的橙黃色光輝,通常裝在得用雙手合捧的大狹口酒杯當中飲用。酒吧內的裝潢呈現粉彩色調,使用經年的木質家具也散發出金黃色的溫暖光澤。服務生穿著漿燙過的筆挺襯衫,這裡沒有穿著背心、滿身刺青的酒保。這個米蘭最酷的夜店,崇尚的是典雅的風格。「我相信全球年輕決策者、意見領袖、創業家和藝術家的文化心態正在經歷一場有趣的改變。」Giulia邊喝著她手上的Negroni邊說道。「過度矯飾和不修邊幅的風格現在已經不再被視為靈感的保證。現在的人,尤其是創意領域的人士希望看到的是典雅的經典元素、無懈可擊的功能性和美食料理。」破壞性或許新鮮刺激,但是卻已經是過時的想法,因為它們無法真正創造實質的成果。「當然,米蘭不像紐約或柏林那麼前衛。」Camilla表示,「但這裡的壓力也小得多。」

LW_AUDI_14_12_18_1080x1280.jpg
  • 事實上,在Bar Basso裡頭很容易就讓人忘記存在於任何地方的壓力。「你在這裡可能會碰到Fondazione Prada的建築師或Louis Vuitton的創意總監。另外你還可以碰到來自全球各個角落的許多年輕人,他們都在努力開創自己的人生。」Giulia表示。她也提到對來自義大利和其他地方的年輕專業人士而言,米蘭結合了兩個世界的優點。通常在北歐和美國的城市當中所缺乏的那種享受人生的氛圍,加上對品質和效率的重視。這樣的環境讓新的創意和想法得以生生不息。「太多的混亂可能會讓你在未來無法驕傲地回顧這段篳路藍縷的時期。」Camilla的這段結語為我們的討論和雞尾酒時間畫上了句點。

    Velasca Tower的景致讓我們回到了1940至1950年代。雙胞胎姊妹希望我們能夠看到這棟建築,因為她們覺得它完美地代表了米蘭。「這座塔的設計真的稱得上是空前絕後,我從來沒有在任何其他城市看過類似的建築物。」Giulia邊看似抱歉地聳著肩邊說道。「這座塔看起來既復古又新穎,而且所處的位置也極不尋常。誰會想到把這座肌理分明幾近野獸派風格的摩天大樓放在一個幾乎沒有其他高樓大廈的義大利城市中央呢?」但是這樣的對比卻奏效了:這棟106公尺高的迷你摩天大樓完全融入了周圍的環境當中。相對於建築物其他部分較細的大樓底部周圍只有一條狹窄的街道環繞,街道的對面就是無邊無際的低矮建築物。在米蘭,新的事物會不斷浮現,但不會取代舊的事物。對一個像義大利這樣的國家,許多地方政府都背負著歷史的沈重包袱,甚至因為這樣的重責大任而被迫下台,這棟建築發揮了一個重要的示範作用,其重要性不言可喻。

    坐在Tower一樓Café落地窗前的高腳椅上,兩位姐妹設計師開始對面前經過人群手上的包包品頭論足。米蘭的時尚是否影響了她們的個人和品牌風格呢?Giulia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思考了許久。「老實說,我們新設計的靈感多半來自旅行的體驗。但是米蘭為我們的想法提供了焦點、態度與架構。」這兩位創業家認為目前她們仍處於一個極度複雜的創意階段。她們完成了第一批時裝系列,受到非常熱烈的迴響,但是買家現在正認真地等待她們帶來的下一波亮點,以判定這個品牌的未來。「我們品牌的演進實繫於此。我們是否能夠持續發展,同時又忠於我們的DNA?」這對姊妹喜歡米蘭的原因之一,是在這裡逃離壓力的方式和紐約與巴黎有所不同。「在紐約和巴黎,人們總是不停地想要知道你的下一步是什麼,當中有沒有什麼獲利的機會,或者設計會有多新穎多誘人。如果你失敗的話,閒言閒語簡直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而如果你成功的話,朋友則會一湧而上向你恭賀。但是在米蘭的情況完全不一樣。老實說,米蘭還可以再多一點熱情。」Camilla說到。在過去這一年來,她在米蘭的朋友沒有幾個人恭賀她旗下品牌Medea的成功。「不是說米蘭的人對這件事沒有興趣,而是人們在這裡會因為個人的優點和價值,而非商業上的精明睿智而獲得肯定。我們在這裡覺得很自在。」她們的大半輩子也都過著這樣子的生活。她們最初接觸到都市生活的體驗地點其一是風景如畫,人口卻只有約250,000人的維若納(Verona),其二則是離家鄉兩個小時車程的米蘭。

    她們姐妹兩人在17歲的時候被發掘成為模特兒,第一次拍照就來到了米蘭這個時尚之都,兩人之後都在米蘭研讀時尚設計,並且開始擁抱大都會的生活風格,與紐約和巴黎的攝影師、雜誌、時尚品牌、出版社和展示間合作。之後這對姐妹將她們的事業延伸到時尚以外的領域,進入了藝術和音樂的世界。現在,她們擁有了一個絕佳的網路,並且也已經建立了自己身為品味創造者的形象。在此同時,在平面媒體或社群媒體上張貼她們品牌Medea手提袋的照片也以倍數成長。她們在米蘭的辦公室和鄰近的一個showroom位在同一個共同工作空間當中。其為24/7經紀公司的一部分,後者的角色在於為年輕設計師提供平台。除此之外,這對雙胞胎姐妹也花了很多時間在維若納的工廠當中。「我們在那裡的工作比較傾向務實面,例如檢查皮革、測試不同的手把設計等等。當然,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重新探索米蘭這個生活重心所在的原因。」儘管一切正朝向數位化發展,但是維若納生皮革的氣味和觸感是沒有辦法透過電子郵件傳遞的。

    兩位年輕創業家和米蘭的諸多其他時尚設計師之間有什麼不同呢?她們如何形塑新的米蘭呢?「我們致力於創造一個不容錯認的個人化形象。」Medea姐妹的Instagram帳戶、網站和廣告活動都和人們印象當中的米蘭時尚沒有太大的關係。照片當中沒有亮麗的唇彩、沒有妝髮誇張到認不出來的模特兒,也沒有完美的形象。透過這樣的方式,她們積極地改變過去數十年來世人對米蘭先入為主的概念。在過去,一般人總認為米蘭典雅有餘,性感不足。這點當然很重要,但也讓米蘭變得有點沈悶、有點飽和,也有點例行公事的味道。近年來,Medea姐妹和其他新銳年輕企業家則開始努力讓這個城市變得更為真實、都會和活力滿滿。尤其作為一個時尚與設計的聖地,米蘭需要注入新的活力泉源,避免僅淪為奢華品牌的招牌看板,並且能夠再次引領未來的時尚與潮流。「在米蘭的改變和新舊的建築無關,而是由人所主導的。」Giulia充滿信心地表示。而且這樣的改變是悉心營造而非無心插柳而成的。「米蘭吸引人的原因之一,也在於她在過去數十年來與時俱進的基礎建設,尤其是和時尚產業有關的部分。在這裡,我們擁有發展事業並保持競爭力所需要的一切支持。」

LW_AUDI_01_12_18_750x410.jpg
  • 在談到基礎建設的時候,Prada一直在米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自2015年以來,這個品牌就不斷透過前所未見的龐大規模美術館計劃來創造這個城市的形象。由傳奇建築師Rem Koolhaas所設計的藝術園區Fondazione Prada是我們的下一個目的地。這個園區的原址是一座琴酒蒸餾廠,共有三座全新的建築和七座重新開發與翻修的舊建築。建築師Koolhaas將其中最為高聳的一棟建築物的外觀用金箔葉片完全包覆。即使在陰天也能夠擷取到周遭所有的光線,以極簡主義的風格結合了溫暖與富麗堂皇的氛圍。這個園區運用總共12,000平方公尺的面積舉辦創新的展覽並展出Prada家族的藝術品收藏。「我看過全世界各地的展覽。」Camilla表示,「但是這裡的展覽真的非常得棒,稱得上世界一流的水準。」

    在我們從米蘭的最北端回到熱鬧的市中心之際,我們在道路的兩側看到了許多精緻的小公園。Giulia和Camilla對此抱著較具批判性的態度表示:「到目前為止,這個城市相較於其他大都會而言綠化的程度還不算特別高。值得慶幸的是事情正往好的方向發展。」米蘭出身的建築師 Stefano Boeri用他的Bosco Verticale(垂直森林)計劃彰顯了這個全新的開端。兩棟精心設計植栽的大樓出其不意地出現在我們的擋風玻璃之前。除了從每一層陽台濃密地滿溢出來的植栽之外,這兩棟大樓有機體般的設計也讓人格外印象深刻。它們似乎像是真的樹一樣迎風搖曳著—這種迷幻的視覺效果在米蘭的陽光白雲與大樓外觀表面的反射之下更為明顯。「我10年前離開米蘭。」Camilla伸出食指引導著我們的視線。她說幾年前,中央火車站周圍的這個區域晚上獨自行走並不安全。「但是當我最近回到米蘭之後,改變真的天差地遠。整個城市洋溢著一股欣欣向榮的氣息。我們的首都羅馬努力地只能做到載浮載沉,但米蘭則彷彿有重回青春的感覺。」在這裡,歷史遺跡不會給人像是博物館的感覺,也不會和現代化的建築形成強烈對比,這些遺跡獲得了妥善的保存,並融入了當下的日常生活當中。圖書館位於全新的建築當中,就業服務處則落腳在有數百年歷史的建物當中。米蘭和全球其他少數幾個城市一樣,能夠融合所有過往歷史的輝煌都會建築,創造出一個連貫性的整體,就連許多1980年代留下來的彆腳建築和稜角分明的酷炫新建物也不會顯得格格不入。這裡的改變並沒有犧牲了歷史。相對而言,歷史在這裡也不像在義大利的其他城市一樣阻擋了改變的道路。

    Camilla和Giulia熱愛她們所屬社區的那種不受拘束的氛圍。她們碰到在這裡的每間餐館、洗車間或葡萄酒吧的老闆都會親切地寒喧。餐館裡穿著灰色西裝、道貌岸然的六旬老人臉上都掛著嚴肅的神情,直到一盤近乎全生的義大利tagliata牛排擺在他們面前時才見他們眉頭舒展,笑顏逐開,這對雙胞胎姐妹在這群老者當中感覺就像坐在米蘭時尚周的第一排同樣地自在。「當然,許多精彩的設計作品、多面向的藝術工作室和時尚的fusion餐廳近來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但是我們喜歡的還是傳統米蘭的閒適氛圍。」Giulia解釋道,她耐心地回答我們的問題,並且指著她盤中沾著濃稠醬汁的綠色麵疙瘩。這畫面似乎已經道盡了你所需要知道的米蘭生活。當她第二天早上在她的客廳裡頭跟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我們也被客廳裡的視覺元素所深深吸引。很難想像這位年輕米蘭女子的公寓會有一整面宏偉的灰色牆壁,水磨石子地板、art deco風格的門把這類設計元素。但是Giulia為這棟彷彿是費里尼電影場景的公寓帶來了實用主義的傢俱和活力的氛圍,讓原本如電影佈景般的公寓搖身一變成為真實的生活空間。Camilla早已來到這裡, 坐在灑滿陽光的廚房裡享用她的牛角麵包早餐。「我們通常在工作日早上會先在我家碰面,然後帶我室友的狗去散步。」Giulia的聲音從隔壁的房間傳來,她正忙著在皮沙發的彩色靠墊之間尋找家門的鑰匙。這裡和典型的紐約或洛杉磯城市時尚風格簡直差得十萬八千里遠。我們擠進了如籠子般的狹窄電梯,從三樓下到了大廳。在大廳,門房舉起一根手指貌似不悅地警告我們:「記得,電梯最多只能搭三個人!」Giulia做了一個鬼臉。「我喜歡住在米蘭的歷史裡頭,只可惜有時候得注意一些規矩。」Giulia住的社區裡頭大部分都是1930年代初期的建築。它們擁有當年所有的最新科技創新, 所以它們代表的不只是都會歷史的一部份,而且還是充滿雄心壯志的一段歷史。雖然米蘭絕對稱不上守舊過時,但與巴黎或倫敦相較之下卻經常遭到忽略。

    「附近的Brera藝廊和夜生活區也是米蘭當地人和觀光客的熱門去處。你在那裡可以看到一般人心目當中代表義大利美好生活的城市小巷。」Camilla繼續說道。總而言之,米蘭不像許多人所認為的那麼醜陋或「不像義大利」。事實上,她可能只比帕多瓦、比薩或佛羅倫斯這些地方遜色一些而已。Camilla解釋說你必須要花一點力氣去尋訪她的美麗,因為它們看起來並不那麼明顯。「我喜歡Giulia住的這個社區。現代化的建築構建了此地的風格。一種安靜和簡樸的感覺。」不過這只是外表給人的感覺,我們在此同時則欣賞著大廳採用的自然紋路青綠色大理石和細緻的原木裝潢元素。

    我們用步行的方式從承載當地百年歷史文化的舊城區走到了Porta Nuova這個全新的地標性區域。這個圍繞著Gae Aulenti廣場的區域充滿了生命力。氣勢磅礡的摩天大樓環繞著偌大的綠地,當中蜿蜒的走道兩側則陪襯著精心修剪的常青植物。在此,米蘭再次展現了都市規劃必須以居民需求為主的重要性。

    雖然這個已經獲得獎項肯定的大型建案仍有部分還在施工當中,但是完成的部分建築已經開始營運。精品店、超市、風格獨具的餐廳—唯一看不到的就是車子,Porta Nuova是一個行人專用區。在這個頗具未來風格的廣場上喝了最後一杯濃縮咖啡之後,我們在象徵新米蘭的垂直森林陰影下和這個城市做了最後的道別。